在下安迷修

【安雷】撕咬 -23

不知热:

星际架空,世界观内详,有二设,一切科学都是伪科学,别深究


圣殿骑士长安X海盗雷


全文整理: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023


 


老基特的话进到雷狮的耳朵里,跟着又沉进他的心里,但他面无表情地对着这张光洁白皙的脸,眼睛如同两颗透亮的玻璃珠子,只单纯地映出自己面前的景物,没有一丝人眼该有的灵动。


自雷狮生下来后,就从未面临过这样的困境和饥饿。之前他被皇室竭尽全力地送出,后来侍从死去,他独自流浪,没多久又碰到了安迷修。虽然一路坎坷,但总逢凶化吉。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无比清晰地认识到自己的弱小。他什么都做不了,他的手是那样的柔弱,甚至快要握不住一把刀。在他还是一个皇子的时候,他的话有着莫大的力量,足以压垮一个人的脊梁,但那份力量只属于他的身份,而非他本人。


饥饿感啃咬着他的神智,求生欲却在他的胃里熊熊燃烧。雷狮被孤零零地关了一个星期,几乎快要忘记怎么说话,连思考的能力也一并失去——一开始他想他的父母,想安迷修,想他院前的白茉莉快要开放;后来就想烤得娇嫩的小羊排,想苏琴做的小点心,想他没吃完的那块绿豆饼;再后来,他什么都不想了,只想要活下去。


现在再次见到老基特,他仿佛从一个噩梦中醒来,又堕入另一个更深更黑暗的噩梦当中。他看着这张脸,感到口齿间有着一股腥臭的血味,是那头恶犬的血。


“你最好杀了我。”雷狮慢慢地说,他十多天没有说话,声音嘶哑得几乎不像一个孩子,有股童稚的阴森,“否则总有一天,你会死在我的手里。”


老基特微笑一下,不仅不生气,反而是欣喜地将染满鲜血的手帕扔下,拍了拍雷狮重新洁净了的小脸,和和气气地道:“那你可不要让我等太久。”他将雷狮拎起来,无限慈爱地对他说:“来吧,好孩子,我们去吃大餐了。”


雷狮没有说话,这个人说的每一个字,都令他打心底里感到反胃。同时隐隐约约的,他竟觉得老基特的话说的并没有错,这世界就是弱肉强食,如果有一天他能强过维克森姆·歇尔特,也一样能将他的人头挂在刀尖,就像歇尔特曾经做过的那样。


因为知道自己现在的弱小,雷狮没有动,他终于学会了等待,仿佛他躁动的心也被关了起来。他现在才11岁,他报仇的机会还有很多,雷狮在老基特冰凉的怀抱中心平气和地想。因为将老基特当成了一个暂时还活着的死人,他那颗心舒服多了。


而老基特同他心有灵犀,想到这么一个可塑之才正安分守己地在自己怀里,几乎快要心花怒放。将一块原石磨砺成刀,再将这柄尖刀折断,这样的游戏他玩多少遍也玩不腻。


 


雷狮被抱进了一间包厢里,小基特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面前是一张圆桌,桌上是琳琅满目的大餐。雷狮咽了一口涂抹,眼睛盯在上面,几乎忽略了桌前那面巨大的落地玻璃。


小基特看见父亲和雷狮如同一对真正的父子一般走进门里——可惜的是父不慈,子也不孝——就抿嘴笑了一下,乖巧地下了沙发,走到他的父亲身边,为他关上了门。


包厢里还站了十几个保镖,而且显然不是摆设。雷狮见自己动手无望,就专心致志地盯着食物看,等老基特笑容满面地将他放到了沙发上时,雷狮才注意到自己眼前的是什么。


雷狮抓起一把叉子,随手叉了离自己最近的一盘菜,看也不看地往嘴里塞,而这时一波野兽般的呼嚎突然蹿进了他的耳朵里,他循声抬起头,嘴里的那块肉立刻就咽不下去了。


那块巨大的落地玻璃后,是一个圆形的白色擂台,仿佛是近在咫尺,连擂台上那两个人脸上的细小伤痕都纤毫毕现,血腥味扑面而来。这块玻璃不知是什么构造,坐在跟前,就像是直接坐在了擂台下。雷狮食不知味地将嘴里那块肉咽下去,要不是他胃里太过饥饿,他刚才差点要吐出来。


老基特似乎是看出他对此感到了不适,就拿掉他手里的叉子,转而递了一碗浓浓的米粥给他:“好孩子,吃这个吧,饿了这么多天,你的胃受不了荤腥。”


雷狮迟疑了一下,没有拒绝。擂台上的战斗正到最精彩的地方,其中一人的臂膀被活生生地扭断,要掉不掉地挂在肩膀上,露出一截森森的白骨。血淌了满地,透过仿佛并不存在的玻璃扑进来,充斥了整个包厢,就连粥里也渗进一股血腥气。


米粥清淡,雷狮觉得嘴里的味道全是血!


老基特好整以暇地坐在不远处,优雅地切割一份三分熟的小牛排,看得津津有味。小基特则坐到了雷狮旁边,即不看擂台,也不吃东西,就只专心致志地盯着他。


雷狮不理他,专心喝自己的米粥。他不知道这对父子在打什么主意,就决定先填饱肚子再说。吃完后,老基特重新将他送进了那间空空落落的房间里,将他再次关了起来。等到了下午,老基特又将他重新带到那个包厢,再次给了他一碗米粥,坐在同样的位置。


雷狮中午仅仅得了一碗米粥——老基特没再给他别的食物,这使得他不仅没能填饱肚子,反而食欲更胜。这一次他没能注意到面前的血腥场面,将粥喝了个底朝天。


如此反复进行到第三天,雷狮对着一个被捏碎的头颅,神色不改地吃掉一整块小羊排,终于明白了老基特的用意。


他知道这个地方其实离那个擂台很遥远,但是他却觉得自己就坐在台下,旁观了这一场单方面的杀戮。失败者的头颅正咕噜噜地往台下滚,仿佛就要到达他的脚边,然而他口里嚼着一块肉,心里却没有丝毫的波澜。


雷狮扭过头,看见老基特第一次将目光从擂台上移了下来,正微笑着看他。从他的目光中,雷狮感觉不到自己是一个人。他放下刀叉,突然意识到一点,他正在渐渐习惯血腥和杀戮,而且顺理成章地接受了它。


 


当天下午,雷狮看着站在擂台上的人,手里抓着一个叉子,上面的烤牛肉散发着甜美的气息,而他胃里满涨,是彻底地吃不下去了!


他不自觉地睁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见的画面——安森怎么会在这里?!


那张普普通通的男人的脸,是他第一次见到安森时,他的模样,雷狮知道那不过是一张面具;而这个男人的身形,也和安森别无二致。


这个人确确实实就是安森无疑!


一股热流从雷狮的胃里窜上来,他一瞬间觉得浑身暖洋洋的。玻璃仿佛是不存在的,只要他向前一步,就能重新回到那个男人的怀抱中,他面前没有镜子,不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有多么的贪婪!


原来我是活在这世界上的,他想,原来这里不是地狱。


他努力地克制着自己不去流露出异样,他怕被身旁的那对父子发现他和安森是相识的,他怕自己会给安森招来灾祸!


雷狮用力地捏着叉子,力气大到在上面留下了清晰的指纹,他低垂着头,听到从玻璃那边传来兴奋无比的嘶吼,还有肉体撞击的闷响。将一块带着软骨的鸡肉塞到口中,雷狮用力地咀嚼,他突然听到了清晰无比的骨骼断裂的响声,他不敢抬头!


“不错。”老基特难得发出一声赞叹。


雷狮终于按捺不住地抬眼去看。男人半张脸上都是鲜血,上衣被撕裂了,露出精悍的上半身,血珠顺着他线条分明的肌理往下滚落。即便半张脸平凡无奇,半张脸狞如恶鬼,雷狮仍旧一眼认了出来,这个通身杀意的男人,就是那个一直以来都温和地笑着的安森。


他赢了!雷狮悄无声息地长舒了一口气,提起的心放下来了。


扔下敌人已经瘫倒的身体,男人平心静气地转过身,不理会铺天盖地的欢呼,更不在意他身上夺目耀眼的灯光,下了擂台。在转身的那一刹那,他若无其事地向上看了一眼,如果不是死死地握着拳提醒自己,雷狮几乎想要原地蹦起来,他觉得安森那一眼穿透了遥远的距离,和他对视了!


但很快,雷狮发现自己这口气还是松早了。第二天,他继续看到了安森,在那个白色的染血的台子上,而这一次,他的对手变成了三个人!


雷狮死死地盯着擂台,连面前的食物开始失去热度都没有注意到。当代表战斗开始的哨声响起,雷狮猛地打了一个激灵,他发现自己不知何时下了沙发,整个人趴在玻璃上,仿佛一个溺水的人般挣扎着往岸上看,那里残花败柳,并不美好,却有着他的光明。


雷狮后退了一步,心瞬间提了起来。他下意识地回头,发现小基特就站在他的身后。


“你认识这个人?”像是一个恶鬼般,小基特在雷狮耳边冰冷轻柔地吐息。他指指安迷修,又指指他对面的人,仿佛在苦恼究竟该指向哪一个。


小基特在二选一的难题中苦恼地思忖了一阵,他扭过头,看着雷狮紧绷的脸,忽然就灿烂地笑了起来。同以往那种笑容不同,这一刻,他竟同一个普通的孩子无异。


“别担心,我和我爸爸不一样。”


老基特不在,似乎是今天有贵宾前来。而包厢里仍旧站着十几个保镖,眼观鼻鼻观心,对眼前的一切视而不见,像是一群雕像。但雷狮知道他们每一个人,都能在瞬间就出手杀了他——他曾经见过他们出手,这是一群杀戮机器,除了呼吸,就只剩下杀人,是主人忠心无比的狗。


见雷狮面无表情地只是看他,小基特笑得更加灿烂,但笑容中却渐渐透出一抹苦涩来:“我和他真的不一样,你没有发现吗?他恨我,我也恨他。”


雷狮仍旧不说话,而小基特也并不在意,继续自言自语。


“你知道他为什么只喜欢孩子吗?”他伏在雷狮耳边,声音压得极低,“因为他不能人道,只有孩子不会嘲笑他,他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我的母亲被他杀掉了全家,又被迫成为他的情人。在生下我后,她因为给最憎恶的男人生下了孩子,终于疯了,用牙齿把他咬断了。”


雷狮闻言,终于扭头看了小基特一眼,小基特的表情很平静,仿佛说的是别人的事。而雷狮同样平静地扭回头去,对他既不同情也不关心——对着这张相似的脸,他实在生不出这种同情和关心!


小基特被他看了一眼,仿佛是受到了鼓舞,事不关己似的继续吐露家中的丑闻:“所以我的爸爸根本就不爱我,他留下我,不过是为了报复我的母亲。他要那个女人亲眼看着她的儿子变成和他一样的人。”小基特说到这里,话语中终于透出一丝憎恶,停顿片刻,从咯吱作响的齿关中挤出几个字,“可我偏不!”


小基特突然扳过雷狮的肩膀,无比认真地对他说:“我绝不会成为和他一样的人。”雷狮被迫扭转了身,头却还顺应本心地紧盯擂台,小基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突然微笑了一下,“我可以帮你离开这里,你相信我吗?”










TBC












我不知道该说啥,好像怎么说都是剧透……反正……快要回去和大雷狮见面了!

评论

热度(1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