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安迷修

呐咔嘛啦Gsk:

没有什么关系的前篇设定→,居然有老师割这个pa的腿肉给我吃……太震惊了等不到周末了我现在就要继续画一画……【……

这条非常无聊并不好玩…爸爸们看了不要打我,我这人没什么脑子(跪了……是叛//乱并出逃三年后雷总被安哥追上时的事情,虽然在被雷嘲讽但是这个时候安哥其实已经很强了

----

(以下个人对原作安哥的私心,其实安哥分析来分析去大体方向都差不了多少,观点类似的小论文应该已经非常多了,不看也没差:

雷总的态度:世界好操蛋,我只要自己爽。安哥的态度:不管世界操蛋不操蛋,我都要让别人爽。(……)
雷总是看不起太有秩序的东西的,于是同样也看不起宣誓这种伪善者用来自欺欺人的游戏。可是虽然不是很愿意承认,他又知道安哥和他鄙视的那些人不一样。
因为虽然安哥的信仰过于天真,但他本人对这种信仰的追求却义无反顾,而且安哥确实很强。人要是真能毫不动摇地践行如此天真的信仰,在此之前一些刻骨铭心或者几近绝望的经历是必不可少的,必然是有什么事情让他有了能追求这样几近于无法实现的理想的觉悟。如果这样一个人,在接受了这种残酷的打击后既没有黑也没有从此屈服于现实,那他才会有能力选择坦然地重新去爱这个世界——哪怕这个世界毫无希望可言。不是因为“不想再经历那种痛苦”,也不是因为“希望别人不要经历那种痛苦”,而是因为他放下了。
所以安哥虽然像是从象牙塔里走出来的盲信者、他的正义虽然看起来如此一尘不染,但实际上一腔热血全部都是厚积薄发的沉淀。这份经历过洗礼的觉悟也许会因为雷狮的干涉在认知上发生一些改变,但是从此往后除了自己没有人再能摧毁。
就像流淌的火在万丈寒冰下旺盛地燃烧。


评论

热度(8861)